Best French Wine ImporterBest New Zealand Wine Importer
Best German Wine ImporterBest Australian Wine Importer
  • 红樽商城

葡萄酒博客WINE BLOG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大咖有话说
生物动力酒,你今天喝了吗?| 致新西兰第一家生物动力认证酒庄Pyramid Valley——李博士
时间:2018-01-04   浏览量:1646

听说百花谷酒庄(Pyramid Valley)缘于少爷的推荐。刚刚落户基督城的第一个周六,便和老爷全家驱车前往,一路向西,向北,仅1个多小时即来到位于怀卡里(Waikari)产区的Pyramid Valley酒庄。


(百花谷酒庄Pyramid Valley)


迎接我们的是高挑清瘦的女庄主Claudia Weersing,德国出生,美国长大,主修时装设计的Claudia严谨干练,主管酒庄的运营和营销。几句新西兰式寒暄后,她带我们走了葡萄园,然后品桶中的2016年份酒:灰、白皮诺、雷司令、霞多丽、赛美蓉、黑皮诺和自然酒Orange。


 

(女庄主Claudia Weersing)


在桶边,Claudia讲述着月圆之夜,桶中的酒液会兴奋地发出很响的咕咕声……


来之前的晚上,对酒庄做了个简单的攻略:Claudia和Mike Weersing夫妇于2000年创立Pyramid Valley,2006年出品第一个年份酒;葡萄园为粘土和石灰石混合,斜坡地;勃艮第法种植,高密度低产量,10000-12000株/公顷;手工采摘,手工去梗,自身天然酵母整串发酵,无CO2,无温控设备,长时间发酵;装瓶时,不过滤,不澄清,不加或极少的硫(低于0.003%)。



桶边酒过后,我们来到品酒室,继续品刚装瓶的各种红白葡萄酒。灰皮诺、雷司令、赛美容和品丽珠都印象深刻,但最精彩的还是酒庄自己葡萄酿的“家族珍藏”系列:两款霞多丽(Lion's ToothField of Fire)和两款黑皮诺(Angel FlowerEarth Smoke)。


(出自Pyramid Valley酒庄Lion's Tooth和Field of Fire)


Angel Flower 2015(天使之花葡萄园位于朝北的斜坡上,阳光充足,采用502生物制剂,详见下文),非常新鲜活泼的樱桃和花香,伴随着一丝草本辛香气息,入口新鲜而富有活力,充沛的红色浆果,高挑的酸度,细致有力的单宁,微微的辛辣。年产仅3198瓶。


Earth Smoke 2015 (地狱之花葡萄园位于朝东的坡地上,日照时间较天使之花短)刚开瓶时并不吸引人,但瓶中7小时之后……一股异常纯净、集中、深邃的气息瞬间抓住了我,新鲜活泼的红黑莓子和樱桃的浆果香,丝丝绕绕草本香气,熟悉的野味和烟熏泥土的味道,线条清晰、洗练而紧致……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唤醒了勃艮第的记忆,但又略微不同,它更纯更鲜美。勃艮第的纯是干净、清晰的纯;而此刻杯中的纯却是如甘泉般原汁原味原生态的纯,纯粹而无污染……轻啜一口,优雅紧致的单宁,鲜活跳跃的酸度,充满能量和活力,尾韵线性、连贯而细致……年产仅3396瓶。


(2015年地狱之花 Earth Smoke 2015)


如果说天使之花是青春活泼,朝气十足的天使,那么地狱之花就是优雅内敛,沉稳大气的绅士。第一次喝到如此迷人的新西兰黑皮诺,竟然始终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杯,一闻再闻……事实证明,其后再没被新西兰皮诺如此感动过。


(现场品尝的两款黑皮诺)


因为一直念念不忘那一瞬的感动,亦欲进一步了解Pyramid Valley,几个月后忍不住又和Claudia联系,收了她家库存里所有年份的天使之花和地狱之花。


2008年份的Pyramid Valley优雅细致平衡;2010年的地狱之花磅礴大气,巅峰前的勃艮第香气,大爱;而2012年的天使之花则喝到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伤与落寂;2013年的地狱之花与2010相仿,而天使之花初喝时,香气虽然很漂亮,口感却极不平衡,酒精感突兀,顿时对坎特博雷的这个大年略感失望;但24小时之后再喝时,却发展成一款极其轻盈平衡的酒,唤醒几年前喝龙泉的感觉,细致而有力,上善若水之感……


(Pyramid Valley酒庄的葡萄酒)


同样是生物动力酒,虽然老年份的Pyramid Valley没有Leroy愈久弥坚的力道,却平添一抹优雅精巧的韵味……惊讶于新世界酒竟能如此多面而独特,于是开始四处搜集书籍、文献和访谈,进一步了解生物动力法,了解Mike和Claudia……




Mike Weersing


酿酒师兼庄主的Mike Weersing主修历史与文学,因不喜商业化的工作与程式化的生活,转身投入酿酒行业,在勃艮第大学学习种植与酿造,先后在勃艮第名庄de  Montille,Nigolas Potel,Pousse d'Or酒庄工作,并在德国的Dr. Loosen、新西兰的Neudorf以及隆和河、西班牙、澳洲酒庄都工作过。


Mike和Claudia Weersing夫妇于1996年搬到新西兰,并开始花大量时间找寻心目中的葡萄园,2000年购得Pyramid Valley后,曾先后两次将土壤采样送往勃艮第进行检测。


(各单一园的土壤样本)


Mike认为,“葡萄酒是流动的地理信息,应该真实表达自身独有的时间和地域信息。”


为了更好、更精准地表达风土,Weersing夫妇决定采用生物动力法来打理这片土地。他们花了6年的时间,遵循生物动力法鼻祖Rudolf Steiner的方法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王国:培育自己的植物,自己的矿物,自己的动物(牛,猪,鸡鸭,狗,猫等),自己的生物制剂(500~508)以激活土壤等等。


(Claudia 和 Mike)


Pyramid Valley酒庄13.5公顷用地中仅有2.2公顷用于种葡萄,这是寸土寸金的勃艮第远远无法企及的。勃艮第最早一批酒农们(包括后来的Leroy)迫于土地的局限性,在博恩附近找了一块土地,共同培养生物制剂。


(Pyramid Valley饲养的鸭子和堆肥)


众所周知,生物动力法的主旨是建立闭合的、自给自足的生态体系,尽量少的人为干预……在葡萄的酿造过程中,除了对硫的使用量上的控制,并没有其它硬性的规定,度的把握完全靠酒庄自己掌握,弹性空间很大。Mike是个追求完美与极致的酿酒师,不仅SO2的使用量远低于规定,而且他还在每个单一园培养各地块独有的野生酵母。Mike认为,“每个年份,每个地块的葡萄园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酵母,用每个地块自产的酵母来发酵本地块的葡萄是忠实体现风土的一个重要因素。”


历经十年的执着努力,Pyramid Valley成为新西兰第一个通过严苛的Demeter认证(见备注2)的生物动力酒庄。



生物动力法

(不想知道其所以然的朋友可以大段跳过此节)


生物动力酒不同于有机酒和自然酒,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介于两者之间。简单地说,有机酒就是不使用任何化学药剂;生物动力酒除了不使用化学药剂外,还强调运用肥料和堆肥(500-508)激活土壤,遵循生物动力日历到什么程度依据个人而定,严格控制硫的使用比例;而自然酒则是以有机或生物动力法种植出来的葡萄为基础,无任何添加,无任何人为干扰地让葡萄自行发酵,不用或极少使用SO2。



生物动力法的鼻祖

Rudolf Steiner(1861-1925)


鲁道夫*斯坦纳是奥地利人,学者、作家、哲学家、建筑师、教育学家。从1924年起,他连续做了8场关于生物动力法的讲座和4场研讨会,引起世界范围内轰轰烈烈的生物动力运动。


在斯坦纳的众多追随者中,Maria Thun(玛利亚*图恩)最值得一提。她于1963年出版的“Working with the Star”编制出生物动力播种和种植日历,预言了宇宙是如何影响植物的生长,特别是月亮通过12星座和4元素的影响,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看天吃饭。我们经常说的看花果、根叶日喝酒也是她的功劳。图恩强调,植物只有在健康的生物动力土壤中,才能接受宇宙的影响。


而健康的生物动力土壤是离不开生物制剂的,也就是我们常说起的Lalou老太太神乎其神的埋牛角等系列古怪方法,其实就是生物制剂的一种,是得到大量事实验证的,而非巫术。但是,生物制剂中的500为何是牛角而不是鹿角?装亚罗花的502为何是干燥的鹿膀胱而不是牛的?为何橡树皮505和蒲公英506要秋天埋,春天挖出?而Nettle504却要埋一整年?每种制剂的喷洒时间为何不同?此文暂不赘述,下回分解。



著名的生物动力酿酒师


或许是忌惮了千疮百孔的土地,亦或厌倦了千篇一律的感受,越来越多的酿酒人踏上了生物动力酒之路……




Lalou Bize Leroy


备受争议与膜拜的Lalou Bize于1988年离开DRC,创立自己的酒庄Domaine d'Auvenay,并接手老爸的酒庄Domaine Leroy。在最有影响力的生物动力酿酒师Nicolas Joly的启发下,分别于1988、89年开始采用生物动力法打理两个酒庄。她认为,“wines comes from the cosmos but tastes of the earth”“生物动力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对我而言,是它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有些生物动力酒可能做得不如传统的好,但生物动力酒更健康,更能反应风土,更独特而有趣。”


著名酒评人杰西斯*罗宾逊大师于90年代初,看过Leroy生物动力法改造的Richebourg葡萄园后,被葡萄藤所焕发出的活力和健康惊到,从而彻底改变了对生物动力的看法。




Anne-Claude Leflaive


1988年,Anna-Claude发现传统方法的酒在等级区别和地块区别上已经非常模糊。于是,在坚定的生物动力倡导者Pierre Morey的帮助下,她开始在Puligny -Montrachet的Les Houlieres地块尝试生物动力法。她的父亲Vincent Leflaive1993年去世前对她说,传统的精耕细作方法是不可持续的,Anna Clauda的生物动力法得到了他的认可和祝福。1994年,Leflaive开始全面采用生物动力法。




Nicolas Joly


法国卢瓦尔河的Nicolas Joly于1977年接管 Clos de La Coulee de Serrant,1980年开始在酒庄试用生物动力法,1984年全面采用。Joly不使用温控设备,他认为“发酵就应该像发烧一样,进入一个新状态,而不是在恒定的、非自然的温度中进行。”Joly的酒陈年能力很强,“如果你没有给Joly的酒24小时以上的醒酒时间,你就不会喝懂他,不管这支酒漂亮与否,你都要给它足够的时间去呼吸,展示真正的自己。”



生物动力酒不会像传统酒庄酒的品质来得那么稳定,至今仍然负面声音很多,争议很大。在董事会复杂的酒庄如波尔多依然很难推行,但在自由灵活的小酒庄或者新世界国家则相对容易推广。生物动力酒不一定是最好喝的,但一定是最健康、最体现风土的。生物动力法的精髓是无为而治,返璞归真,还天空以透明,还大地以碧绿,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寻求一份简单,回到梦开始的地方……纯净,集中,复杂,充满活力和陈年能力强是他们的特色。


因为天然优势,新西兰本身就是农业大国,空气纯净,牧场多,土地几乎无污染,地大价低,因此许多酒庄在生物动力法的执行上比勃艮第更容易更彻底,成本也相对低许多。加之新西兰人民的纯朴务实和理性的消费观,使得新西兰酒的价格一直很接地气。作为新西兰最贵的黑皮诺,Pyramid Valley的酒仍不及勃艮第村级酒的价格……


结语:

任何事情,如果你没有深入了解过,就不要妄下评论,不要轻易say no。生物动力法不是玄学,不是妖术,不是噱头,它的根本是还大地以绿色,生态和活力。生物动力法不仅是对大自然、对生态平衡的尊重,更是对风土、对独特个性的尊重。老天既然赋予每个生命独特的个性,为何你要花更多的气力把自己弄成千人一面的众人?美也好,丑也罢,你就是你,不一样的烟火……


生物动力法,懂的自然懂,信的自然信……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作者,部分来自网页)


小贴士:

1. 传统酒庄:在本文中指非有机,非生物动力,非自然法的酒庄,仍然采用化学药剂打理的酒庄。


2. 生物动力法的认证体系:

a. Demeter International不受任何政府控制的私人组织(总部位于德国),生物动力制剂500~508要求被使用,是否按照Maria Thun的“与星共事”日历来进行耕种不做强制规定,每个国家的细节规定不同。在法国,必须手工采摘,制冷和巴氏杀菌都是允许的,不允许用螺旋塞和塑料塞;而美国,SO2用量不超过百万分之75等等;


b. 澳洲的生物动力标准是受政府控制的,本国以及在澳洲销售的农产品都必须符合澳洲的生物动力标准:必须用生物肥料或生物动力制剂喷洒。

猜你喜欢You may also like
  •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天山路1718号时尚园3号楼A座一层101室
  • 电话:021-62342249 021-62343031
  • 传真:021-32110201
  • 电邮:info@rubyred.com.cn
  •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中山南路445号1号楼108室
  • 电话:0571-87792490
  • 传真:0571-87792489
  • 电邮:hangzhou@rubyred.com.cn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西区13号楼3层1335室
  • 电话:010-59009642
  • 传真:010-59001521
  • 电邮:beijing@rubyred.com.cn
  •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3008号皇都广场A座25A02室
  • 电话:0755-83222188
  • 电邮:SZcellar@rubyred.com.cn
  • 红樽坊官方微信号
  • 全球美食美酒速递
© 2005-2018 上海红樽坊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40400号  红樽坊官方微博 工商局认证
电话联系我们:

021-62343031

发送邮件